万人射龙门|从女儿眼睛伤势恶化至今

 新闻资讯     |      2019-08-22 10:38
万人射龙门|

  江苏一女教师自称遭受不公正对待,还被民警殴打;官方通报称未发现殴打行为,真相仍待厘清

  近日,一封署名李秀娟的“绝笔信”在自媒体发出,引发网友围观,舆论哗然。这名来自江苏丰县的女教师自称女儿被同学误伤导致左眼失明,他们夫妻因此事长期遭到当地有关部门的不公正对待。时隔两日,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三次回应,而李秀娟也多次发声回应质疑,并称“如有一句假话,我们自愿被开除教师队伍”,事件真相至今仍待厘清。

  “这封信发出时,我和丈夫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微信公众号“徐州民声”8月4日早上实名刊发李秀娟的“绝笔信”。信中说:去年女儿被同学无意伤害致失明。今年2月底,他们准备到北京复诊,于是定了3月3日前往北京的火车票,并预约了北京同仁医院的眼科挂号。按照李秀娟的说法,3月1日晚,先有当地教育系统的工作人员来到她家,要求她退掉前往北京的车票。在她退票后,又有4名民警前来,以其涉嫌寻衅滋事为由要将她带走。在她向对方询问原因时,丰县城东派出所副所长罗烈直接将她拖拽下楼,并对她进行殴打。在她被带至派出所后,未被提供食物和水,还遭到辱骂。

  当天,徐州市公安局和泉山分局根据女教师提供的微信定位,于18时50分许,在徐州的云龙湖景区附近找到李秀娟夫妻二人。随后,19时17分,丰县公安局发布警方通报,称已平安找到李秀娟夫妇。

  8月4日,丰县人民政府首次发布情况通报,称丰县县委、县政府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李秀娟反映的问题开展全面调查,并将依据调查事实,依法依规公正严肃处理。

  8月5日晚,江苏丰县人民政府发布调查情况通报。通报称,联合调查组经调看相关视频、询问当事民警,城东派出所在对李秀娟传唤、审查过程中,未发现有对其殴打、辱骂行为。同时,将采取积极措施,全力帮助李秀娟女儿眼疾救治及相关善后处理工作。

  记者注意到,5月20日,李秀娟曾在“中国江苏网政风热线”栏目发帖,反映其“小孩的眼睛在丰县实验小学被同学打成八级伤残”。三天之后,徐州市教育局在该帖下方进行了回复。回复称,经核实,2018年3月12日下午放学时,丰县实验小学两名学生在放学排队时打闹,无意间用校服拉锁碰到了李秀娟女儿的左眼,事发后班主任及时进行了处置,未发现明显异常。约一月后,李秀娟发现孩子左眼视力异常,检查后要求学校出面协调医药费。丰县实验小学先后10余次协调,均因李秀娟提出过高赔偿,未果。该校多次建议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均遭李秀娟拒绝。

  李秀娟在接受采访时承认,学校确实曾多次协商赔偿金额但她未同意,她提出的金额是36万多元,但双方未能就此达成一致。李秀娟说,经相关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女儿系八级伤残,“八级伤残都有相应赔偿金额的”。

  李秀娟告诉记者,他们是在找法律援助中心核算后,才提出36万的赔偿额。双方对于赔偿金额存在较大争议,学校曾多次建议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李秀娟也未同意。

  8月5日,丰县教育局信访室负责人丁攀接受采访时对着镜头大哭:“她(李秀娟)来维权,我的名声谁来维护?”该行为引发网友热议。

  丁攀称,他们登门劝说时,李秀娟表示要去北京上访,因此劝李退票。但此前,李秀娟对媒体声称是要去北京看病。另据媒体报道,丁攀表示,李秀娟曾去北京上访15次,其中在国家信访办登记的上访记录有4次。

  记者询问丁攀,“那些没有登记的上访记录,你是怎么知道的?”丁攀回复称,“有劝访”。当记者追问,“丰县政府是否在北京有人员长期驻扎劝访?”对此问题,丁攀以身体疲倦为由,离开受访现场。

  5日,丰县城东派出所副所长罗烈告诉记者,3月1日正好他值班,当天晚上9点多,丰县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前往该所报警称,多次到北京越级反映情况的李秀娟,在训诫的情况下又扬言买了去往北京的火车票,准备去北京越级反映问题。罗烈称:“我们把问题向上级领导汇报后,民警带着传唤证去她家传唤。”

  罗烈称,前去执行任务的民警到场约半小时后,给他打电话反映,李秀娟不配合。他本人也随后来到现场,在屡次劝说无效后,对其进行强制传唤。“她离开家之后到了楼下,挣脱我的手臂跑了,因为她没穿鞋,在跑的过程中摔倒了,我为了执法安全给她上了铐子,强制将她带到所里。”

  罗烈告诉记者,将李秀娟从家中带走时,由于执法记录仪没电,部分画面缺失,“正常情况是把人带到所里录制才结束,但客观原因是我的执法记录仪没有电了。”

  对于李秀娟指控遭到殴打一事,罗烈表示并不存在,他已经将所有证据上交给调查组,“我们是依法办案、文明办案,绝对不存在不让她喝水、打骂她的情节。”

  李秀娟在绝笔信中,详细回忆了自己挨打的过程:“我被罗烈摔倒在地,我双膝跪在地上,罗烈薅着我的头发,不由分说,疯狂地扇我的脸,我不知道自己被扇了多少巴掌……”

  这一焦点问题,在8月5日丰县人民政府官方微博“情义丰县”通告中表述为,3月1日晚,李秀娟“拒不配合”传唤,并在下楼逃逸过程中摔倒,才有了“绝笔信”中膝盖擦伤的图片。

  8月5日晚,丰县城东派出所副所长罗烈在回应媒体采访时也称,李秀娟挣开他的手臂逃逸,因未穿鞋而摔倒。

  李秀娟在第二次公开发文中称,绝不接受罗烈所称的执法记录仪没电的说辞,坚称自己遭到罗烈的殴打。

  据媒体8月6日晚发布的视频采访,李秀娟称,“绝笔信”是在他人的帮助下完成发布的,自己并不清楚该文后来是否被人进行过改动。并改口称,已记不清膝盖部位的擦伤是怎么造成的了。

  在7日发出的第三封公开信中,李秀娟仍然坚称遭到罗烈殴打,表示自己不可能提前知道其执法记录仪没电而诬陷。文中展示了手腕的伤口以及出拘留所当日的诊断证明,用以佐证自己遭到罗烈殴打的说法。

  关于李秀娟是否遭到罗烈的辱骂与殴打,目前双方仍各执一词。而相关记录仪视频和监控录像至今未公开。

  李秀娟女儿的眼睛意外受伤且伤情不断加重,是整个事件的起因,但在绝笔信公开之后,有网友对她处理女儿伤势的方法提出了质疑。

  “官方通报出来后,很多网友提出质疑:女儿的眼睛到底怎么回事”,第二封公开信中,李秀娟称女儿眼睛被无意伤害致残,有证据和证人。

  李秀娟先后讲述了带女儿去丰县人民医院、徐州第一人民医院和北京同仁医院看病的过程。

  李秀娟第三封公开信中继续回应质疑,文中的照片显示,她女儿眼睛在徐州第一人民医院的诊断意见为:左眼外伤性瞳孔散大和左眼钝挫伤。

  在回应网友质疑眼睑手术导致了其女视力下降的问题时,她称女儿的视力检测时间先于眼睑手术。“女儿眼睛于2018年4月14日测出0.1视力,而眼睑手术是在4月16日所做。”

  一篇流传甚广的教育局带领专家给李女治疗却被拒的新闻,让李秀娟愤怒,她指责新闻严重失实。

  李秀娟写道,8月5日下午,“教育局领导张建新和两位陌生男士来到我家要把我女儿带走看病。我丈夫非常疑惑:下午四点去哪里看病?于是,我丈夫说:‘等我妻子回家再说。’”

  “我作为孩子的母亲,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医治女儿的眼睛。我怎么可能不让专家给我女儿看病。”李秀娟称,这一则新闻强化了外界误会我借女儿病情敲诈有关部门的观点,“我和丈夫除了无奈没有任何办法”。

  李秀娟以绝笔信的方式,获得海量关注的同时,也引起网友的大量质疑,为什么不走司法程序?

  公开信息显示,学校称曾多次建议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均遭李秀娟拒绝。县教育局也建议李秀娟走诉讼途径解决诉求。

  第二封公开信中,李秀娟补充了绝笔信中没有写到的走司法程序过程:2018年4月25日,常老师组织三方家长到校协调,对方家长愿意出共2000元一次性解决问题,我没有同意这个方案,第一次协调失败。

  “学校协调失败,我找了四个律师,律师说暂不起诉,有录音,有证据。”李秀娟回应了详细的过程。

  第三封公开信,李秀娟再次就这个问题回应:“我们是一直在坚持走司法程序的,从女儿眼睛伤势恶化至今,我分别找了五位律师。”

  前三位分别是汪律师、固定女儿在校被无意伤害证据的张律师和汉地律师事务所刘锦良律师。

  “三位律师均建议女儿眼睛治疗结束后起诉。”李秀娟称,“2018年12月,女儿的伤残鉴定结果出来后,我请求丰县法律援助中心一位律师帮忙。(有文字材料)这位律师计算理赔金额36.8万元。”

  2019年7月,丰县信访局要求李秀娟计算赔偿金额,她请求丰县汉地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善全代理女儿左眼失明一案,签订合同后支付9000元代理费,刘律师计算理赔金额41万元。

  “从事情发酵到现在已经四天了。我们家几乎两天没有合眼了。”李秀娟在7日发出的公开信中说道:“我们希望事情能够早点结束,如果再拖下去,我们的精神身体也耗不起了,我们恳请展开双方视频直播,早日将真相大白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