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射龙门|李秀娟和官方、校方各执一端

 新闻资讯     |      2019-10-30 13:33
万人射龙门|

  这两天,丰县女教师“绝笔信”事件成了舆论焦点。随着多方说法的补全,此事俨然已变成“罗生门”。

  8月5日20时,丰县调查组发布情况通报,初步还原了事情经过,暂时认定派出所没有殴打、辱骂李秀娟,但表示会深入调查和积极善后。这让舆论风向有了些变化,可通报中有些细节——如提到李秀娟丈夫对李秀娟“稳控不力”,也引发广泛讨论。

  让丈夫稳控妻子,看起来只是这起事件中的“花絮”,毕竟关于此事的信息错综繁杂——围绕“索赔”“上访”“被拘”等核心问题,李秀娟和官方、校方各执一端。

  如涉事两名干部丰县东城派出所副所长罗烈、教育局信访办负责人丁攀都作出回应,前者否认曾对其扇耳光、不给饭吃,后者则痛哭着为自己鸣冤;如李秀娟本人改口称记不清腿伤成因、承认绝笔信系有人帮忙操作,今天又发声明称“如有一句假话,我和丈夫自愿被开除教师队伍”;如3名联名“支持”李秀娟的同事称,联名信内容与他们签署时看到的不符;如对当地教育部门的“走司法途径”建议,李秀娟澄清曾找了四个律师,但未起诉;如针对“执法记录仪没电”的说法,李秀娟质疑“监控那么巧就丢了?”……

  在此情境下,依托证据链和完整发生链条去评断个中是非,无疑很有必要。而在整体性事实依旧混沌的情况下,将已得到印证的部分情况作为“碎片”去拼凑是非拼图,也不无价值。

  这里面,李秀娟却因多次“越级上访”,跟当地信访管理人员产生了冲突,就是双方都认可的事实;李秀娟丈夫最终被停职检查跟“稳控不力”有关,也得到确证。

  李秀娟到底是正常信访还是频繁缠访,不能光看上访次数和“未受理”的信访回复,还需结合信访诉求的解决情况、涉诉涉法信访的疏解路径等加以判断。但李秀娟的信访跟其丈夫被停职沾上边,在舆论场内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在该事件中,李秀娟跟丈夫算是夫妻同心,无论是以双方名义“控诉维权”,还是表达出一起轻生的意愿,都可以看出,他们是情感共同体,也是诉求一致的维权二人组。

  让其中一方去“稳控”另一方,听起来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这是要让李秀娟丈夫冲上做家人思想工作“第一线”,乃至大义灭亲?

  按当地官方通报中的口径,“根据信访稳定工作要求,梁士伟(李秀娟丈夫)负责李秀娟稳控工作,存在稳控不力问题”。李秀娟丈夫是二人所在学校的校长,公职在身,似乎该以大局为重、顾“理”不顾情。

  事实上,在很多地方,确实都有针对信访人的“包保稳控责任人”之类制度机制设计。在网上一搜,很多基层政府都曾明确,要对排查出的不稳定因素和重点稳控人员全部建立台账,并确定了包案领导和具体的稳控责任人,采取领导包案、责任到人、条块结合、严密布控等措施,把信访对象稳控在当地,把信访问题化解在辖区内。

  身为校长,对校内职工稳控,似乎挺符合“属地管理,分级负责”和“分段包片,定点定责”的稳控责任层级化逻辑。

  问题是,李秀娟丈夫与她不只是上下级的“公”务关系,还有“私人化”的夫妻关系——这算是亲友圈中最亲的那层关系。

  让丈夫去稳控妻子,在很多人看来,有违“夫为妻隐”的伦理,也恐怕很难取得实效。毕竟眼睛遭误伤的是他们的女儿,两人都是受害者家属,都有讨说法获赔偿的诉求,指望一方舍“私”为“公”说服另一方,多少有些“存‘公心’灭人欲”的意味,不够人性化。最终李秀娟丈夫非但与她同进退,还以所在学校名义为其女委托伤残鉴定,也证明这样的稳控责任主体安排并不妥当。

  到头来,丈夫遭到信访惩罚,稳控不力成丈夫被停职的原因之一,也变成了问题激化的重要刺激因素。从李秀娟方面的反馈看,她就将这视作了打击报复的一部分。这跟信访目的相悖:信访应着力解决问题,而不是挑起更多问题。

  近年来,随着取消信访排名、依法分类处理信访诉求、实行网上受理信访制度等信访改革落地,我国信访形势呈现结构趋优、秩序向好的良好态势。但从此事看,有些处理机制上的未理顺,最终导致了问题激化,涉事各方还都觉得委屈。个中涉及截访手段妥当与否的问题,显然值得思考。而让丈夫去稳控妻子,就不那么合理,给人以“维稳压过人性”的观感。

  说到底,此事走向失控,或许是“多因一果”,这些“因”还可能交叉感染。厘清这些具体而微的“因”,是解锁真相、评判是非的关键。这其中,让丈夫去稳控妻子,也是不容小觑的问题“因由”。以其效果看,这当被更多基层信访工作安排与问题化解方式引以为鉴。